校园文化

美国教育怎么了?听年度优秀教师怎么说



连日来美国会两院正在为怎么修正现行的教育法“不落下一个孩子”(No Child Left Behind)做剧烈论辩,全美教师也在热议。他们普遍以为,仅凭每年一次的标准化考试来断定学生在学业上的胜败过于片面,并且非常晦气于教师开掘学生的潜质和开展他们的专长。


来自各州的部分年度优异教师及美国教育部长高级顾问约翰.金(John King)等教育界人士7月8日出席全美教师联络会议,一同探讨怎么改进讲堂教育,协助学生学有所长,激起个人潜质,而不使他们成为忙于敷衍考试的机器。

教育的任务是开掘学生潜质
犹他州1989年年度优异教师、美国教育协会主席格西亚(Lily Eskelsen Garcia)说,多年前在她的讲堂上,她对班里的5年级学生说:“试想一下,假如彗星即将撞上地球,他们每个人只能带3个人一同乘坐飞船飞离地球,飞向另一个悠远而安全的世界,他们各自会带上谁一同飞走?”格尔西让学生们将自己的答案写在纸上交给她。

在收到的短文中,有的学生说他们将带上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喜爱的影视明星以及喜爱的用品,如电子游戏机和美发用品等。这些答案没什么新意,格西亚想。

之后她看到一名学生的答案不同寻常,并且他对题目自身提出质疑。这名学生是这样叙说的:“我和爸妈及两个小弟日子在一同,我永久不能将他们中任何一个留下来等死,所以我将抛弃我的座位,这样他们就能悉数坐到飞船里离开地球然后我希望那些猜测地球将消灭的科学家是错的,然后我将帮他们缔造一个激光世界然后用它在彗星撞到地球前将其爆破然后我在坐进下一个世界飞船中然后我就能赶上我的家人了。”

格西亚说,假如依照标准化测验的要求,上述文字得到的评判应是“多糟糕的作文,自始至终没几处断句”。但是格西亚一起反问自己,“这名学生所体现出的仁慈,莫非不该得A+吗?”。

格西亚说:“当相似这个孩子所具有的特别才干不能被发觉时,我真为整个教育界忧虑,他的答案是无法适用于标准化考试的。”

格西亚支撑对美国现行教育方针和做法进行改动的提议,以及为满意学生们的需求,在选用立异的讲堂教育和实践方面,方针拟定者应愈加重视和聆听一线教师的定见。

2009年犹他州年度教师、州教育协会主席菲斯伯格(Sharon Gallagher-Fishbaugh)说,美国教育变革者应信任来自教师的反应,特别是哪些方针在讲堂教育中凑效、哪些不能,使教师的定见成为主导变革的要素。她一起敦促教师们凭借这次会议成为愈加活跃的发言者,由于他们与学生们朝夕相处,更了解哪些办法对学生才有益。

犹他州2015年年度教师葛菲瑞(Mohsen Ghaffari)说,他对讲堂教育的改动着重在扩展学生的学习过程。在与家长及社区紧密联系的基础上,他经常与家长共享自己在讲堂上的教育做法,鼓舞家长在家中也能够采纳相似的做法照应他的讲堂教育,让家长更活跃有效地参加到孩子的学习和进步中来。

葛菲瑞说,他在讲堂上用于教授常识的时刻只占一小部分,他首要是通知他们怎么学习,剩余的大部分时刻是鼓舞学生们自主学习、在互动与评论中学习他人更好的经历、做法、拓展自己的思路,逐步让自己了解怎么成为一名优异的学生。

7月7日美国众议院经过方案,同意对《不落下一个孩子》的教育立法进行严重变革,首要集中在削减联邦政府对各州教育、校园的干涉,而将对校园、教师及学生的评价权留给当地政府,削减对学生的考试等。

在全美教师联络会议中,教师们也给予相似的呼吁,以为联邦政府应削减对当地教育方针及办理上的干涉。

对此,美国教育部长高级顾问约翰‧金说,关于法律上的事首要还是国会的职责。他说假如将教育方针的拟定与办理悉数交由各州来做,有时晦气于保证美国人的民权。他说,关于各州的详细办理办法,联邦政府没必要以身作则,但各州仍需求联邦政府在教育中扮演的人物然后维护每一位学生的权力。

“不落下一个孩子”的由来
2000年代初,一些世界组织对部分国家中小学生的测验显现,曾经名列前茅的美国学生在数学和阅览方面成果后退起伏大,这引起美国政府及教育界人士的重视。

针对这种现象,2002年时任总统小布什签署了“不落下一个孩子”教育法,成为至今适用于美国公立中小学的联邦教育立法。

“不落下一个孩子”法的施行,改动了美国联邦、州和公立中小学之间的联系,强化了联邦政府的作用,其方针是到2013至2014学年末,使每个学生都能把握熟练的阅览和数学才干,不管其种族、家庭收入或有无残疾。依据该法,各州每年都要组织公立中小学3至8年级的学生进行阅览和数学一致测验,在高中阶段进行一次一致测验,各州还要对学生进行科学课测验。

对大多数人来说,该法成为美国中小学标准化考试的代名词,进步了一致测验的重要性。为了进步应对一致测验的熟练程度,许多美国校园开端添加平时测验的次数,并揉捏如艺术和音乐等课程的课时,以添加要求一致测验的阅览和数学课时。

一些批判以为,该法对校园所取得开展的衡量并不全面。批判者以为,每个校园的状况都不一样,有的校园状况比较复杂,比如有少量族裔的学生,有英语欠好的学生,有残疾的学生或许有经济条件欠好的学生等,或许这类学生数量较多,这样的校园要到达方针就比较困难,即便其在全体教育上体现不错,或取得了较大开展,也不免会有一些少量族裔、低收入或残疾学生未能合格。

依照该法,假如取得联邦支撑低收入学生拨款的校园接连两年或更多年初没有到达方针,校园就应答应学生转往其他校园,或许供给额定辅导。而假如接连6年都没有到达方针,校园就将被改为“承揽校园”,由州政府接收,或许替换其所有教职员工。一起,校园还将面对其他方面的处分。

迄今为止最大的争辩是每年一致测验的问题,即联邦政府是否应要求各州每年对每个学生进行测验?但即便这个问题解决了,还有许多其他问题,特别是联邦政府应在多大程度上介入,才干确保州和当地政府让校园担起职责,学生的分数又怎么被归入对教师的评价机制等等。共和党一般要求给予州政府更多灵活性,而民主党则担心假如没有联邦政府的监督,当地上会不重视对贫困家庭和少量族裔学生的教育作用。

也有一些知名人士以为,美国现行的教育立法损害了美国尊重个体差异、发觉学生潜质、注重立异的教育传统,持久下去,晦气美国国力的开展。

 
Copyright © 2002-2018 澳门电玩城网址 www.zjmrdq.com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金沙电玩城